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详细
更多>> 热点新闻
中国—中东欧国家关系70年∣中国外交70年

中国—中东欧国家关系70年∣中国外交70年

发布时间: 2019-03-12 14:20:07   作者:龙静   来源: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   浏览次数:

中国-中东欧国家关系与区域主义理论建设

 

学者认为,次区域主义作为区域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经济全球化进入调整期的时代背景下,能够为中国的对欧外交拓展合作空间。“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简称“16+1合作”)作为一种跨区域合作模式,其本质是隶属于中欧合作框架下的中国与欧洲次区域之间的合作,其目的是利用中东欧次区域非排他性的合作需求,创造中欧合作的突破口和增长点。

 

与以欧盟为典型的地区一体化不同,次区域合作更重视开放性和政府间主义,这也是近年来中东欧国家伴随着民族意识的不断上升,在外交政策中体现出来的新特征。既不想过快地向欧盟机构让渡主权,又想借欧盟之外力量平衡布鲁塞尔对本国经济与社会的掌控,因此,“借力打力”地通过“16+1合作”巩固与发展同中国的经贸关系,提升欧盟内的话语权和世界范围内的可见度,将依然是中东欧国家未来外交战略的选择之一。

 

同时,次区域合作理论也强调基于共享的地理禀赋生成趋同的发展需求,由此引发务实高效的合作。基于此,“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应进一步关注中东欧次区域内部的几大板块及延伸地区——中欧、波罗的海-北欧、西巴尔干-南欧和东巴尔干-黑海,精准把握各个板块的发展特点及诉求,搭建起和各板块内既有合作集团(如维谢格拉德集团、波罗的海国家理事会、东南欧地区合作委员会等)之间直接且定期举行的沟通与交流的对话渠道,使“16+1合作”在未来逐步发展成为领域宽、辐射广、层次多的政策沟通机制,也成为中国与欧洲次区域之间开展合作的主要载体。

 

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与地缘政治及经济的相互关系

 

中东欧板块地缘政治与经济新态势折射出当前大国竞争关系复杂化、激烈化的时代特点。欧盟、俄罗斯、美国和德国依托各自的竞争优势对中东欧地区施加影响:欧盟利用规则与规范;美国利用北约的军事存在;俄罗斯利用能源经济与政治,而德国则依靠产业链布局和市场力量。中国作为经济角色,尤其是投资角色,是中东欧地区的后来者,引发了各方的戒备和限制。例如,德国将“16+1合作”视为潜在的地缘战略威胁,对“一带一路”的态度也由欢迎转向猜忌,甚至将两者对立起来,以接纳“一带一路”为条件逼迫中国放弃“16+1合作”。美国通过加强与中欧三国在防务、能源与经贸三大领域的合作,“重返”中东欧,挤压中俄在该地区的合作与发展空间。欧盟则通过出台一系列法案和举措对“16+1合作”造成制约。例如欧盟酝酿建立针对外国投资的审查监管机制,将使得成员国都可以获得中国在中东欧投资的有关信息,进行干预。欧盟还推出欧亚互联互通计划,试图在基建领域争夺话语权和领导力。

 

在大国力量的相互挤压下,中东欧地区呈现出几对矛盾的并存。一是整合趋势和碎片化现状并存,例如,V4、黑海理事会等次区域合作集团既出现了某些领域加强合作的意愿,但又在对俄立场、能源线路等方面内部存在严重分歧。二是不断上升的自主性外交意识和出现反弹的依赖性安全需求的并存:既希望同欧盟外经济体加强合作,但又在安全上强烈地投向美国。三是,对欧盟的期待与抵触并存,既希望利用欧盟资金加速国内建设,缩短与西欧的差距,又抵触欧盟在难民、预算等议题上做出的决策,不满欧盟对本国内政的干预。

 

在上述地缘政治与经济的背景下,中美关系、中欧关系、中德关系等大国关系与“16+1合作”之间的相互影响不容轻视。对此,学者建议将“16+1合作”迄今为止的战略收益纳入到中欧关系近年来发展的大框架内进行综合评估,以此为基础对合作框架做出适当的调整、优化。同时,加大以欧盟或德国为一方的三方或多方合作项目的积极探索,借此缓和来自布鲁塞尔和柏林的疑虑及批评。并且,中国应该充分利用好中东欧国家外交政策中独立、自主、务实的一面,继续以经贸投资合作作为“16+1合作”的重点,巩固当前高位运作的政治关系和积极向好的合作势头,同时建立风险预警机制,避免防华、遏华政策在各国之间的传导和扩散。

 

结合经济数据可以预判,大多数中东欧国家作为出口导向型经济体,在2018年经济发展达到峰峰值后将开始转入经济增长放缓期,因此,调整和制定经济战略,强调对外经贸合作将是中东欧国家普遍性的紧迫任务,也为“16+1合作”今后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在巩固传统经贸合作的基础上,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应加强高端服务业领域的合作,为“16+1合作”挖掘新动力。研究表明,金融业和保险业在中东欧各国国民经济中所占比重低,发展水平和国家整体发展水平不相匹配,也为中国在中东欧国家扩大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了巨大的空间。具体举措可包括:加强与中东欧国家央行合作,继续扩大货币互换规模;增加中资银行网点清算行,提供清算与结算的便利;推动中国和更多地中东欧国家建立资本市场的互联互通,发行离岸人民币债券;鼓励中国龙头企业在相关国家的证券交易所发行以人民币计价的债券,为确立人民币对大宗商品在欧洲的国际定价权提供可能,等等。此外,由于中国在西巴尔干国家的金融合作经验更加欠缺,可考虑借助奥地利作为中东欧地区金融中心和“16+1合作”观察员的双重身份,探索中奥共建投资银行的可行性,提升中国同巴尔干地区金融合作的水平,为中欧陆海快线基础设施投资及沿线地区的开发建设提供金融支持。

 

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与中国同其他地区合作机制的比较与借鉴

 

学者指出,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先后建立起了多个以某一地区为整体合作对象的机制或平台,同长期以来以双边关系为主体、以联合国、世贸组织为首的多边机制为舞台的外交传统汇聚在一起,共同构成了当前全球-地区/此地区-双边的多层复合式中国外交框架。

 

和其他地区不同,中东欧地区内部发展水平差异性大,合作意向多元化;外部力量介入深,影响外交决策的因素错综复杂。但从合作机制角度来看,“16+1合作”则具有参会领导人级别高、会晤频率高、政府推动力强、规划性强的优势特点。

 

对于未来发展方向,学者认为,“16+1合作”可以从促进双边关系发展的传统型多边平台向着“多边带双边,双边促多边”的复合型平台发展。从双边合作扩展到以能源、交通、信息技术设施建设和金融合作为重点的三方,甚至是多方合作,加大同观察员国家(或组织)、周边国家或其他利益攸关第三国在中东欧地区的投资合作。由于各国治理水平层次不齐,法律法规存在差异,应预见到合作的效率和收益周期都将有所减退和延长。因此,中长期收益,而非短期收益将构成三方/多方合作项目的主要预期。“16+1合作”需通过顶层设计,合理布局,形成其他领域短期收获与多边合作的中长期收益相互配合,共同推进的格局。

 

同时,在机制结构上,可考虑将“16+1合作”尝试性地发展成为中欧之间多层次合作的试点平台。多层次包括中国与欧盟之间的相互沟通、尊重与合作、中国与中东欧内部各个次区域突出重点的合作、中国与各个中东欧国家之间的双边合作,以及地方层面的合作交流。各个层面都可以为“16+1合作”的未来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

 

此外,“16+1合作”应主动对接中国国内经济发展规划与战略。当前,中国国内提出加大对民营经济和中小企业的支持,而中小企业也是中东欧国家的经济主体。“16+1合作”应以为中小企业搭建合作品台作为未来发展重点,大力推广跨境电商平台等成本低、速度快、信息透明等优势的合作手段,利用民营经济的积极参与为“16+1合作”注入自下而上的活力。

 

在与其他地区性合作机制的具体比较中,与会者认为,上合组织合作紧密成功,主要原因在于聚焦于安全这一基本立足地上,诉求明确紧迫。相比之下,“16+1合作”以经济发展为立足点,但彼此并不是最重要的经济伙伴,只是将其视为和西欧经贸关系的补充。同时,上合组织的安全合作具有严格限制,在固定的区域和范围内开展,实质是为了打消组织成员及周边国家的疑虑,是对地缘政治因素的回应。“16+1合作”也必须充分考虑地缘政治因素,协调好大国利益。

 

在和中国-东盟合作机制(“10+1”)的比较中,学者指出,东南亚10国拥有东盟这个统一机构,具有较强的主导性,中国因此采取低调姿态。而中东欧各国缺乏这样的组织,因此中国在“16+1合作”中将长期担当核心动力,推动机制运作。“10+1”面临的挑战多来自于双边层面,如南海问题等。而“16+1”的挑战来自于外部力量的忌惮与制约。当前,“10+1”内嵌在“10+3”、东亚峰会等机制中,形成了与其他合作机制同步进行的关系。“16+1合作”也可以适当参考,与中欧战略合作框架下的领导人会晤机制、中德领导人会晤机制等结合起来,形成纲目并举式的关系,消减欧盟眼中其独立分离的特性。

 

在谈到中国参与北极理事会的经验时,学者认为,充分理解区域国家内部的不同需求,抓住关键国家尤为重要。合作中的“硬骨头”也往往需要借助区域内外环境的变化,紧抓机遇窗口予以解决。此外,可探索在“16+1合作”框架内建设更加细化的合作网络,类似中国在参与北极理事会之外还积极参与各国的倡议和对话机制,中国也可以积极参与中东欧地区既有合作机制,密切把握合作需求,体现对该地区/国家的重视与尊重,消减欧盟等西方力量对“16+1合作”的围攻。

 

会议总结

 

上海市国际关系学会会长、上海国际战略问题研究会会长、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杨洁勉在总结发言中指出,第一,要用历史的眼光来理解中国与中东欧合作,中东欧国家是欧洲国家中最早与新中国确立外交关系的国家群体,几十年来历经风风雨雨,最终实现了后冷战时代外交关系的华丽转身。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的交往历史充分体现了中国外交去意识形态化和务实合作的原则。第二,要从理论的深度来研究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关系,要深刻总结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合作模式在理论上的贡献,利用中国的实践完善和拓展现有的多边主义理论。用深入的理论研究,讲好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合作的故事。第三,要从战略的高度理解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合作。上海学术界既要为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合作提供有价值的意见与建议,积极建言献策,又要积极利用各种媒体工具,积极宣传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合作,讲好中国外交的历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