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成果 >详细
更多>> 热点新闻
外文译丛| 外部行为体对西巴尔干的影响——克罗地亚

外文译丛| 外部行为体对西巴尔干的影响——克罗地亚

发布时间: 2019-01-19 19:12:46   作者:Dr Michael Lange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欧洲—大西洋和欧洲一体化

自从1991年克罗地亚共和国获得独立以来,它一直热衷于尽可能快地将自己融入到欧洲—大西洋体系之中。2009年,克罗地亚成为北约成员国,这主要为克罗地亚的安全利益服务,而2013年加入欧盟,则主要服务于克罗地亚的经济利益。此外,许多(天主教)克罗地亚人热衷于通过使自己成为欧洲民族/文化的一部分来保护自己。他们不再想与东方“巴尔干”(非天主教)有关联,所以他们在经济和政治方面做出向西方和欧洲的明显的转向。目前,克罗地亚正在通过介绍/应用申根信息系统(Schengen Information System)加速其加入申根区的努力,并正在认真处理其公共债务问题以加入欧元区。


外部行为体的作用和角色是什么?

美国有意加强与克罗地亚国内伙伴的合作,这主要是出于地缘战略和能源政策上的考量。它特别热衷于对抗俄罗斯的影响力以及追求其能源出口利益。随着任命一位酒店巨头为新的美国大使,这些利益似乎正在向颇有前途的克罗地亚旅游业部门扩展。这些计划可能会因为克罗地亚许多现任领导人与美国有私人的和职业上的联系而得到帮助。现任克罗地亚总统曾担任驻美国和北约大使许多年,而现任克罗地亚国防部长则在美国完成了部分军事培训,因此他们被认为与美国有着特别密切的联系。


与美国的动机相似,俄罗斯联邦对与克罗地亚国内的伙伴进行密切的合作也感兴趣。尽管存在经济联系(如卢克<Lukoil>连锁加油站和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但是25年前建立的外交关系现在处在巨大的压力之下。这既是克罗地亚总理普兰科维奇(Plenk ovic)对解决乌克兰冲突的可能(和平)方式所作的发言的后果,也由于阿格罗科尔(Agrokor)食品集团亏欠俄罗斯银行的沉重债务。据推测,俄罗斯政府希望利用克罗地亚陷入困境的最大的食品集团对其的财政依赖,向克罗地亚政府施加压力,并以此方式获得有关影响俄罗斯的欧盟内部投票上的让步。


作为其“16+1”平台的一部分,中国也有兴趣加强与克罗地亚的经济关系。自克罗地亚总统于2015年10月访问中国,以及2017年7月中国高级经济代表团回访以来,双方于1992年建立的外交关系有了明显的上升趋势,这也反映在双方开始联合规划项目上。


作为承认克罗地亚独立的首批国家之一,土耳其对少数穆斯林族裔的权利特别感兴趣,并正在努力发展其已经强大的经济联系,特别是在建筑(酒店)和旅游业部门,包括为来自邻国的穆斯林游客提供便利。


行为体的长期目标和利益是什么?

随着美国政府的更迭,双边关系的焦点更加猛烈地转向了经济领域。目前的焦点在于,美国通过计划的(和欧盟共同资助的)在克尔克岛(Krk Island)及其附近的天然气液化和运输终端增加对该地区页岩气和石油的出口。这意味着美国正在能源部门上与俄罗斯(天然气供应)以及欧盟的共同能源战略展开竞争。与此同时,美国现当局似乎通过宣布支持克罗地亚总统的“三海倡议”(以牺牲欧盟期望它在西巴尔干扮演的调停者的角色为代价),正在努力促使克罗地亚更接近维谢格拉德国家。这给欧盟维持团结的艰苦努力带来了更大的压力。


俄罗斯联邦有意阻止北约和欧盟在东南欧和克罗地亚的影响进一步扩大。它正在试图争取获得欧洲怀疑论者,尤其是政客们的支持,以恢复其失去的影响力。诸如卢克石油公司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这样的公司,可以利用他们自己的出口利益(在能源领域)实现这个目的,通过获利丰厚的商业活动,与个人或者有影响力的团体的联系可以得到扩展,而竞争者的项目(比如天然气液化厂的建设)则可以在“社会主义—民族主义”政治圈的帮助下被弃之如敝履。


中国也将目光投向了欧洲的东南翼,因为欧洲的私人投资者仍然难以在该地区投资并参与主要的项目。利用这一真空,中国政府对在包括克罗地亚在内的整个中欧和东南欧开展项目表现的越来越有兴趣。它已明确巴尔干是其新丝绸之路的重要走廊,因此它主要参与大型基础设施工程(道路建设、铁路网络、机场和港口),以确保和便利其未来向欧盟内部市场商品出口的增长。这一“投资攻势”也得到了大量低成本且没有欧盟通常会有的附加政治条件的项目融资的支持。


在2016年4月土耳其总统最后一次访问克罗地亚期间,双方主要讨论了难民危机的后果、打击恐怖主义和经济合作。克罗地亚继续支持土耳其(以及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加入欧盟,并希望不仅继续加深经济关系,而且还帮助土耳其说服其波斯尼亚的天主教同胞接受克罗地亚主张的选举改革,并最终使在波斯尼亚的克罗地亚人能够获得平等参与的机会。


外部行为体有哪些资源可以利用?

在克罗地亚与美国的关系中,军事与能源政策利益扮演着特殊的角色。克罗地亚目前正努力更有效地履行其在该区域的防空义务,并使其空军现代化(在美国战斗机的帮助下?)。这种关系仍然受到《代顿协定》的影响。《代顿协定》在克罗地亚不受欢迎,因为它没有赋予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的克罗地亚少数民族平等的权利。由于历史原因,美国文化的影响相当有限,很少有美国游客访问“天主教”克罗地亚。


许多人认为,俄罗斯联邦正在通过一个事实来寻求政治优势,即俄罗斯两家国有债权银行的善心对过度负债的阿格罗科尔集团的重组以及挽救大约60000个工作岗位是不可或缺的。作为匈牙利油气集团的主要伙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也在克罗地亚政府对伊纳石油公司的控股权益回购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在中国,由于热门电视剧《权力的游戏》部分在杜布罗夫尼克(Dubrovnik)取景,克罗地亚正成为越来越有吸引力的旅游胜地。因此,中国政府希望简化签证程序,在游客人数继续上升的情况下,使得中国和克罗地亚之间开通直航在经济上是可行的。潜在的中国游客数量可能会使一些克罗地亚人感到担心,但与克罗地亚的亚洲游客打交道的经验表明,面向亚洲开放克罗地亚旅游业市场可能是非常有利可图的。


2016年4月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访问克罗地亚时,强调克罗地亚境内的宗教团体和平共处,并在土耳其文化中心的开幕式上,赞扬穆斯林可以自由、不受阻碍地信奉其宗教。他也指出,近年来土耳其经济增长强劲,年均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达5.6%,且拥有一个差不多8000万消费者的庞大的国内市场。


经济关系

来自美国的公司在克罗地亚只投资了少量的资金(1.15亿欧元)。克罗地亚向美国(4.55亿欧元)比美国向克罗地亚出口更多的货物(1.88亿欧元)。最近美国加强对俄罗斯制裁的决定阻碍了克罗地亚在出口多样化方面的努力。这些制裁威胁着“南部走廊”的扩展,这条走廊本应计划向格鲁吉亚、土耳其、希腊、阿尔巴尼亚、黑山和克罗地亚等国提供来自阿塞拜疆的天然气。


来自俄罗斯联邦的公司在克罗地亚投资了大约4亿欧元(主要是在银行部门)。克罗地亚向俄罗斯出口价值1.9亿欧元的商品,但是它的进口量达到了3亿欧元(主要是石油产品)。尽管欧盟实施了制裁,但最近仍然达成了一项在克罗地亚建造火电和水力发电厂的联合项目。现在双方正在设法增加来自克罗地亚农业部门产品的出口,这一部门的贸易正受到俄罗斯禁止进口欧盟食品的规定的严重影响。


迄今为止,克罗地亚与中国的双边经济关系较为温和。目前,中国对克罗地亚的投资仅占中国在“16+1”国家的全部直接投资的1.3%左右;然而,中国的投资近年来已经差不多翻了一番。中国正寻求在港口和旅游公司上加强投资,而这将可能把更多的中国游客带到克罗地亚。克罗地亚对中国的出口总值约为7500万欧元,但它进口货物的总值将近6亿欧元,从而导致了高额的贸易逆差。克罗地亚正寻求通过增加对中国葡萄酒和橄榄油的出口来弥补这一逆差。


目前克罗地亚活跃着60家来自土耳其的公司,它们的总投资大约为3.5欧元(仅多格斯集团<DOGUS Group>在酒店的投资就达到2.5亿欧元);另一方面,只有26家克罗地亚公司活跃在土耳其。2016年的双边贸易额约为3.5亿欧元,其中克罗地亚从土耳其进口达2.4亿欧元(显示器、纺织品、家用电器),并向土耳其出口了价值1.1亿欧元的产品(化肥、石油和软件)。


哪些行为体可以被视为对手,而哪些行为体则是理念相似的?

现在欧盟国家与美国的关系变得更加复杂,美国在西巴尔干和克罗地亚的活动造成了不确定性,甚至引发了越来越多的不信任。一些欧盟国家认为克罗地亚所支持的“三海倡议”是一个应该反对的焦点,同时美国在仲裁法院对与斯洛文尼亚边界争端裁决的立场也与欧盟的立场大相径庭。美国认为,克罗地亚同斯洛文尼亚的边境冲突是(首先是)一个双边问题。美国的这一表态在克罗地亚受到广泛的欢迎,因为它开辟了摆脱僵局的潜在路径。克罗地亚人和他们的总统还认为美国总统出席在波兰举行的三海会议(Three Seas Conference)是一种个人的、政治上的成功。与东欧其他的欧盟成员国一样,克罗地亚正在努力利用欧盟和美国之间的分歧,并鼓励美国和其他国家加大在该地区和克罗地亚的参与度。


关于乌克兰,俄罗斯通过严厉地谴责了克罗地亚的提议:“就分裂和被占领的东部地区的和平的重新一体化提供咨询意见”。克罗地亚和俄罗斯联邦之间的关系仍然紧张。在经过两年的缺席之后,克罗地亚首次委派驻俄大使。他将努力充当乌克兰和阿格罗科尔农业集团冲突的调解人。


另一方面,中国正在追求更加长期、务实和日益相互依赖的外交和经济政策。中国的愿望与俄罗斯不同,因为它没有明确地直接反对欧盟的扩张。最近克罗地亚同中国的关系出现了重大进步。克罗地亚政府宣布,中国国有建筑公司——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在欧盟资助的佩列沙茨大桥(Peljesac Bridge)项目的招标中中标。该公司提交了一份比紧随其后的最好标书还要便宜6亿库纳(约为8000万欧元)的出价,甚至承诺只需要3年的工期(相比而言,其竞争对手提出的工期为3.5年)。这是中国公司首次参加欧盟招标,并打败了欧洲的竞争者(斯特拉巴格<Strabag>公司)赢得了由欧盟资助的建筑项目。同时,中国对里耶卡(Rijeka)港口的扩建计划,对里斯卡—萨格勒布—布达佩斯铁路线的建设,和亚德里亚—爱奥尼亚高速干线的完成也表现出了兴趣。在中国城市和克罗地亚海滨的扎达尔(Zadar)地区之间开设直航的想法也浮出水面,这个想法会使工人从中国到该地区的旅行更加便捷。


土耳其与美国和欧盟成员国的关系在土耳其政变失败后严重恶化。安卡拉指责一些在美国(和欧盟)的政治力量支持了政变。土耳其还批评欧洲同情那些持批评立场的(世俗的)记者和艺术家,土耳其政府谴责他们支持恐怖主义活动。所以,克罗地亚对与土耳其政治合作的兴趣仍然主要集中在对两国都有巨大的利益的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都渴望通过三边合作帮助波黑找到解决国内问题的更接近和平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