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成果 >详细
更多>> 热点新闻
刘明礼:“后默克尔时代”的欧洲经济形势与中欧经济合作

刘明礼:“后默克尔时代”的欧洲经济形势与中欧经济合作

发布时间: 2018-12-20 09:17:00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后默克尔时代”的欧洲经济形势与中欧经济合作

刘明礼

多年来的一个感受就是德国对欧洲经济的影响非常大,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国家。自从2017年大选以来,德国政治发生了比较明显的变化,政治稳定性有所下降,默克尔在欧盟影响力也不如从前,所以我对“后默克尔时代”的定义是默克尔第四任任期。之所以用这个词,和我自己观察的欧洲经济形势的变化有关系,自从默克尔第四次任期以来,德国经济形势和欧洲的经济形势出现同步下滑,从德国统计数据来看,2018年第三季度德国经济环比增长是-0.2%,是三年以来首次萎缩,同时欧元区经济增长是环比0.2%的增长,是四年来最弱的增长。无论从德国来看还是欧盟来看,经济整体下滑,可以看出德国对整个欧洲的影响力。

关于下滑的原因,从统计数据上看,一个直接原因就是出口状况的恶化。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显示,第三季度德国出口出现下降,同时进口却在增加。欧盟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8年1到8月份,欧盟贸易逆差是130亿欧元,2017年同期是3亿欧元,从3亿增长到130亿。所以,不论是德国还是欧盟,贸易状况都在恶化。未来欧洲的经济形势,我个人来认为风险还是比较大的。从2016、2017年来看,欧洲经济形势步入了稳步复苏的轨道,各界也有很多的期待,但步入默克尔第四任期以后经济出现了下滑,而且经济风险还是比较大的。

首先看欧洲债务问题,金融危机以后欧洲出现了一个词,这个词翻译说法不一样,PIIGS,我个人觉得翻译成欧洲五国比较合适,五个国家里四个发生了债务危机,先后接受了“三驾马车”的援助,唯一没有接受援助的就是意大利。意大利问题比较棘手,意大利的问题交给市场解决,也是无奈之举,因为意大利债务规模太大了,总计达到2.3万亿欧元,占GDP比例超过130%,即便是德国也是救不起的。未来意大利政治局势,以及和欧盟之间关于预算问题的纠缠,将很大程度上影响整个欧洲经济形势的走向,过去即便是希腊、西班牙这样的小国也会把欧洲经济拖向衰退,如果意大利发生危机,后果会更严重。意大利国债收益率已经达到了近三年以来最高水平,和德国国债利差不断扩大。从目前预算情况来看,意大利和德国还没有任何解决办法,意大利态度非常坚硬,不愿意根据欧盟的要求修改预算案。如果意大利公开违反欧盟财政纪律,意味着欧盟财政纪律的弱化,经济风险可能会更大。目前看关于意大利风险还没有找到解决办法,未来可能会发酵。

从外部环境来看,经济下滑直接原因是出口下滑,很短时间内很难得到有效扭转。外部环境下滑,欧盟两大贸易伙伴,一个是美国一个是中国。美国在我看来对于欧盟的一些诉求并没有降低,仍然在威胁对于欧洲,尤其是德国的汽车征收高关税,对德国来讲也是很重要的经济负担。另外,这两年中国的经济增速也不如以前那么快,所以对欧洲来讲贸易方面的压力仍然会持续。

另外一个风险就是货币政策方面的压力。我们知道今年底按道理讲欧洲央行应该退出“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鉴于目前欧元区的通货膨胀压力,欧洲央行也确实打算按计划退出,这意味着货币政策收紧,对欧元区经济风险影响比较大。欧洲还有自己的考虑,欧洲央行比较特殊,通胀现在给出的数据是2.1%或者2.2%的水平,超过了欧洲央行2%的上限,欧洲央行有理由把货币政策收紧。但在经济呈现明显下滑迹象的情况下,收紧货币政策很可能令经济形势雪上加霜。金融危机后,欧洲央行有过因为通胀问题加息最终导致欧元区经济衰退的先例,现在欧洲央行想把货币政策收紧,未来经济会有一些负面影响。德国和欧盟的经济形势都出现了比较明显下滑的迹象,而且未来一段时间这种迹象会持续,有可能会扭转2016年以来欧洲经济比较良好的势头。

在这个情况下,中欧合作会怎么样?从统计数据来看,中国和欧洲之间在贸易投资上,都出现一定程度的合作放缓迹象,比如说从贸易数据来看,2018年前三个季度,中国对欧盟出口增长7.3%,虽然高于整体上中国出口增速,但仍然低于去年2017年中国对欧出口16.4%的增速。关于投资方面也是这样,前几年中国对德国及欧盟对外投资都出现了快速增长的局面,但伴随着欧洲很多成员国出台自己更严格的对外来投资的审查规定,而且部分不断更新规定。好几个国家还在推动欧盟出台类似的规定,新的规定基本上达成共识,预计在明年二、三月份提交给欧洲议会审议,总体来看欧盟对投资审查越来越严格,而且从统计数据上也能够体现出来,2017年下半年,中国对欧盟的投资是220亿欧元,到2018年上半年降到120亿欧元。

同时未来中欧之间也有很多具体的合作机遇,2018年,在特朗普保护主义政策下,中国和欧盟之间经济合作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我个人有些失望。中国和欧盟和德国处于相似立场,特朗普“美国优先”理念的一个具体主张就是收减贸易赤字,中国和德国都是贸易顺差国,也是特朗普保护主义政策的主要目标。但从实际情况看,中德和中欧在抵制保护主义方面的合作并未产生实际进展,显示出双方还是在具体问题上有一些分歧,如果通过良好合作能够更大程度上谋求共识,还是有合作空间。

具体合作空间一是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寻找机遇。“一带一路”倡议出台五年以来,欧洲对这一倡议的态度还是出现了变化,从最开始的不了解,到后来担忧疑虑,到现在积极寻找合作机会。一些欧洲国家之所以对“一带一路”并不是很积极,很大程度上因为在里面得到的利益比较少,欧洲“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可能实现的效益比较多。如果说增加欧洲国家参与,比如说“一带一路”涉及到很多项目融资,项目融资是很重要而且又很复杂的问题。重要是因为项目必须要有经济来源,融资其实有风险,如果我们把更多项目融资考虑到欧洲大陆的金融市场,是不是对双方来讲是合作机遇呢?对于欧洲大陆的金融中心来讲是新的业务,新的经济增长点。在英国脱欧背景下,欧洲的金融格局面临新的布局,尽管脱欧协议没最后达成,但我认为一定程度上金融业务向欧洲大陆转移是必然的发展趋势。欧洲好多国家都在积极做,法国积极做广告,而且提供了好多优惠政策,包括高管减税,生活便利措施,法兰克福也在大兴土木,我去的时候发现好多地方在盖楼,为更多机构进驻法兰克福做准备。

另外一个合作机会也是在金融领域,关于SPV问题,前不久欧盟委员会和莫盖里尼共同提出的倡议,提出了要建立一个特殊目的工具,应对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这引起了很多讨论,有一些担忧,一些企业觉得如果真的参加SPV,有可能会面对美国制裁,好多人觉得虽然成立一个独立的体系,但也难以绕过美国的金融监管,一旦被发现可能面临非常大的损失。我觉得这个可以继续做下去。有人觉着欧洲人做事情慢,但从长远角度来看,欧洲取得的成就还是很了不起的。以欧元为例,欧元成立前,好多人觉得是乌托邦,不同国家怎么可能用共同货币?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所有国家都先从统一政治开始然后统一货币,没有倒过来的历史先例,但欧洲就把这个事情做成了。在应对美元霸权问题上,法国有经验,20世纪7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解体,正是法国带头在金融市场上抛售美元换黄金。德国在货币在金融问题上对欧洲的影响力也是不能忽视的,基于历史原因使德国不愿意出头,基于现实原因是德国在安全上摆脱不了对美国的依赖。现在来看都发生了变化,德国默克尔总理已经表示了,像过去那样依赖和信任美国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关于SPV建议,德国外长马斯也积极表示支持,这种情况下既然欧洲愿意牵头,愿意尝试做SPV,是有可能取得实际进展的。此外,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2018年在“盟情咨文”中也明确提出要增加欧元的国际使用,这是欧盟机构首次作出这样的表态,可见欧洲各界在这方面还是有一定共识的。因此,中欧双方在金融领域还有很多合作的空间。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所长、研究员)